午夜怪談之稻草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亚洲AV AV在线 AV天堂_亚洲AV天堂综合在线观看_亚洲爱情岛论坛路线一路线

  天黑時分。么二三又輸瞭個精光,罵罵咧咧地走出紅緣浴池,拐向“一口悶”小酒店。

  每到月底發獎金,么二三都會被宋光乾圈攏來,玩上一天,通常情況,么二三玩十次,輸十回。這並非他褲襠裡長痞子,永遠點背,而是他不敢贏。要知道,宋光乾可是藍天集團宋老總的公子!么二三就在這傢公司上班,贏宋大公子的錢,不等於砸自己的飯碗嗎!

  賭場失意,可不能虧瞭肚子。么二三一頭紮進小酒店,扯開嗓子喊:“老板,有雅座沒?來兩個小菜,上半打啤酒。”

  “喲,這不炮爺嗎?”“一口悶”的老板和么二三相熟,知道他隻要上賭桌,任務就是給宋大公子點炮,一點一個準,因而送瞭他一個不雅的綽號:炮爺。

  半打啤酒下肚,么二三頓時覺得頭大。老板趕來結賬,么二三操著發硬的舌頭,說:“沒錢!要麼你打我一通,要麼記賬。”

  “臭無賴,記著下回一起還。”老板沒轍,隻得放行。

  么二三搖搖晃晃地走出“一口悶”,抄近道回傢。這條道雖近,但要經過一片菜地,不怎麼好走。更倒黴的是,大顆大顆的雨點又“噼裡啪噼”地砸瞭下來。

  奶奶的,在紅緣輸錢,在酒店丟臉,連老天都難為我,我么二三活得可真憋氣!么二三滿嘴酒氣地罵著。罵聲還沒落地,一個黑影突兀地攔住瞭去路!

  “你誰啊?攔我幹嗎?”么二三睜大醉眼看去,不由樂瞭,是個稻草人。么二三拍拍稻草人的肩,含含糊糊地說:“哥們,你比我還憋氣,動都不能動一下!”說著,么二三居然脫下上衣披在瞭稻草人身上。這時,忽聽一陣怪怪的聲音:“哥們,謝謝你。你不想改變自己的命運嗎?”

  第二天一早,么二三忙開瞭。搬回來一大捆稻草,紮起瞭稻草人來。

  三下五除二,么二三便紮好一個。他記得真切,昨夜,那個稻草人說,你脫下衣服幫我擋雨,我也該幫幫你。你做個稻草人,把你想做的事寫在紙上,塞進它的心裡。不用多久,你就能達成願望。

  真的?你沒說鬼話吧?當時,么二三聽到稻草人開口說話,不禁嚇瞭一大跳。稻草人說:“鬼才說鬼話。我是稻草人,好歹也算人,說的自然是人話。”盡管稻草人說得很誠懇,可么二三仍舊半信半疑。眼下,稻草人已經紮好瞭,那就先拿“一口悶”小酒店的老板試試,誰叫他不論人多人少,總喊自己炮爺來著!

  么二三取來紙筆,寫下一行字:“我不欠‘一口悶’老板的賬,他欠我兩百塊。”寫完後,剛塞進稻草人的肚子,就聽到敲門聲,開門一看,來的正是“一口悶”的老板。老板賠著笑,遞過兩百塊錢,一連聲地說:“對不起,對不起,昨晚你多給瞭兩百塊。做生意嘛,講誠信最重要。”

  天,稻草人沒騙人!這也太神奇瞭!愣怔片刻,么二三接過錢,送走“一口悶”老板,忙不迭地從稻草人肚子裡掏出紙條,又塞進一張:“讓宋老鬼最喜歡的女人在辦公室脫光衣服,在員工面前丟醜!”誰叫他沒事老愛折騰我!

  次日旱,么二三把紙條塞進稻單人的肚子,美滋滋地去上班,準備看一場精彩大戲。可大戲開演的剎那,么二三登時驚得合不攏嘴巴——女友趙倩發瘋般撕碎衣服,沖向總經理辦公室!

  “倩倩!”么二三緩過神,飛快地沖上去抱住瞭女友。宋老鬼最喜歡趙倩,趙倩未必喜歡他!他隻是一廂情願!么二三一個勁地安慰自己。

  不,一廂情願也不行!別忘瞭,趙倩是我女友!么二三風風火火地急奔回傢,並以最快的速度掏出紙條,一把撕個粉碎。這事絕不能算完!宋老鬼。你竟然連我的女友都想碰,還有你那個龜兒子宋光乾,么二三恨得咬牙切齒彳艮快寫下瞭眼下最想做的事:“讓藍天集團見鬼去吧!讓宋老鬼的兒子見鬼去吧!”

  幾天後,藍天集團的產品質量出瞭大問題,被有關部門查封瞭。不過,宋光乾依然活蹦亂跳,活得有滋有味。么二三倍感不解,難道稻草人不幫他瞭?

  這天半夜,么二三去瞭城郊,想找稻草人問個明白。可不等他開口,稻草人倒先說話瞭:”哥們,人鬼殊途,你怎麼到這兒來瞭?“

  么二三聞言心頭一顫,戰戰兢兢地說:”你別嚇我,你不說稻草人也是人嗎?你啥時成……成鬼瞭?“

  稻草人笑瞭:”我不是鬼,你才是鬼!你好好想想,三天前,你從八樓跳瞭下去……“

  我跳樓瞭?么二三皺起瞭眉頭,差點把腦袋想破,終於想瞭起來。稻草人說得沒錯,那天,他把紙條塞進稻草人的肚子後,忽然覺得頭痛欲裂。痛得實在受不瞭瞭,就一頭撞破玻璃窗,縱身跳瞭下去。

  ”怎麼會這樣?“么二三驚問。

  稻草人回道:”這還不簡單。宋光乾不是宋老總的親生兒子,你才是他的親生兒子啊!宋老總苦心栽培你,是想讓你將來接手藍天集團。還有,趙倩是他未來的兒媳,他能不喜歡嗎?哥們,做人太累,你還是做鬼去吧。“

  ”我不去,我要和你一樣,做稻草人。“么二三大叫。

  稻草人幽幽地說:”心無欲望,才做得瞭稻草人。你欲望太重,根本不配做人,哪怕隻是稻草人。“

  這時,一陣夜風吹來,么二三才覺得身子輕飄飄地飛瞭起來,隨即漸散漸遠。